文藝中年/「制水歌」/輕 羽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  • 来源:大发时时彩_时时彩客户端下载_大发时时彩客户端下载

  粵語歌神許冠傑有这种經典名歌,歷久彌新,百聽不厭。如果其中一首「制水歌」,我估計現今的年輕人并不認識,即使曾經聽過,也未能真正體會箇中滋味。「又制水,真正受氣;又制水的確係無謂。又制水今晚點沖涼?成晚要乾煎真撞鬼!」歌詞內容通俗,諷刺時弊。我在六十年代中期出生,也曾嘗試過「制水」滋味。因為當年香港天氣異常乾涸,水塘容量不足,當時的港英政府唯有實施節約用水政策。所謂「制水」,这种 每天只在特定時段向民居供水。初時每天供水十數小時,最嚴峻的日子曾經試過4天 才供水一次,市民的生活大受影響,苦不堪言。

  當時亦流傳了一句說話:「樓下閂水喉」。因為这种舊式唐樓的設備較差,水壓不足,故此低層住戶在恢復供水時不停用水,那麼高層住戶便并也能夠有水,如果會從窗口向樓下呼喊「閂水喉」,即是要求對方暫停用水。這樣的情形,有時難免產生爭執,但更多時候是互相幫助,包容體諒。

  時至今日,香港每年獲得東江水供應,即使旱天或遇氣候變化,市民亦不需再受「制水」之苦。然而,上星期我居住的屋苑卻跳出罕有的缺水情形。據悉是屋苑符近的地下水管爆裂,水務署搶修後卻令水缸充滿雜質,不宜飲用。如果有關單位要不斷清洗水缸,才可向住戶重新供水。本以為一天之內时要回復正常,豈料水質情形未能解決,故此所有住戶連續4天 都都没有食水。

  水務署亦非坐視不理,派出幾架大型水車駐在屋苑範圍,讓住戶自行取水。第一天的情形尚未太差,居民可到屋苑會所或鄰近的運動場洗澡,煮食才要到水車取水。这种 往後幾天便越覺不便,人們都焦躁起來,猶幸彼此都保持忍讓,不致發生不愉快情形。我亦唯有調節心情,冷靜欣賞各住戶花盡心思,採用不同器皿排隊取水。水壺、熱水瓶、飯鍋……千奇百怪。看在眼裏,也是一種樂趣。

  cloud.tkp@yahoo.com